特朗普惹怒默克尔,“第一次看到如此气势汹汹的她”

作者:河北信息资源网 来源: 日期:2019-4-10 8:31:23 人气:3

2月份举行的慕尼黑安全会议上,欧洲盟友对美国的不满集中爆发。与此同时,远在中东和亚太,其盟友的焦躁也在持续升级。

在见证了美国的任性“退群”以及一系列针对盟友提出的新要价后,不少观察人士认为,特朗普政府现在“谈论盟友就如同谈论对手”——这显然令其传统盟友难以接受。



▲默克尔与特朗普

而作为美国在东亚地区最重要的盟友,对于特朗普的“轻视”,日本更是难掩忧虑。日本《选择》月刊3月在一篇专题文章中细数美国一系列“扰乱同盟团结”的举动,担心其是否会最终导致驻日美军的撤离。参考消息网编译文章如下:

在美国的安保、外交关系相关正式文件上,都会有总统签字,但现实是,与文件精神不符的总统言行被置于优先地位。

2月的慕尼黑安全会议上,德国总理默克尔当着美国、俄罗斯等主要大国高官的面,猛烈抨击了特朗普冷酷对待盟国的孤立主义。

她的坦诚引起会场一片沸腾。

一年多来,特朗普反复表示要从叙利亚撤走美军,退出伊朗核协议,扰乱了美国与欧洲盟友的团结。

美国安保领域的官方文件强调重视同盟关系,但特朗普的想法与之差距太大。在此有必要回顾一件事。

去年9月5日出版的《纽约时报》舆论专栏里,美国政府高官以匿名形式发表文章,认为最大的问题是总统做决断时没有任何依据。

这篇文章暴露出美国政府内部有抵制动向。但对于总统轻视盟国的做法,目前看来这些意见还无力改变。

这一点在此次慕尼黑安全会议也得到了证明。默克尔发言之后,美国副总统彭斯发表的讲话自始至终都是在为特朗普代言。

激怒默克尔的美国

美欧发生如此明显的对立,在慕尼黑安全会议历史上还是第一次。



▲2月16日,德国总理默克尔在慕尼黑安全会议上发表讲话。

默克尔代表欧洲意见的讲话获得了欧洲媒体普遍的高度评价。彭斯的讲话则在美国媒体上引起了明显的分化。

《纽约时报》著名记者罗杰·科恩在一篇评论的开头写道:“法国的一名外交官感叹说,‘特朗普政府使德国人转向了国家主义,这是多么巨大的成功啊’!曾是大西洋同盟最忠实成员的德国,一旦明白受到侮辱,内心就会跟俄罗斯心意相通,显示出‘戴高乐式’的战略自尊气概。”

“唐纳德·特朗普惹怒了安格拉·默克尔。”科恩说:“我20年前常驻柏林时就与默克尔认识,却是第一次在慕尼黑安全会议的讲话上看到如此气势汹汹的她。”

他还警告道,此前在德国进行的几次民意调查都显示,比起特朗普领导的美国,普京领导下的俄罗斯正博得更多德国人的好感。

科恩也描述了会场里这样的一幕:“特朗普的女儿伊万卡·特朗普坐在靠近主席台的显眼位置。在全场起立欢迎默克尔讲话的时候,伊万卡却坐着。而在默克尔总理之后发言的美国副总统彭斯走向主席台时,伊万卡跟丈夫库什纳一道起身,跟彭斯行贴面礼。”

请大家据此想象一下吧。



▲伊万卡

特朗普多次透露“想退出北约”

彭斯在慕安会上的讲话,一边夸赞特朗普政府治下美国的国防投入有多大,一边指责北约一些成员不遵守承诺,分担的防卫费没有达到本国GDP的2%。

在谈到德国与俄罗斯的“北溪-2”天然气管道项目时,彭斯希望所有欧洲国家都采取反对立场。

据说,当他对欧洲盟国提起是时候退出伊朗核协议时,会场上顿时传出“反对”的嘘声。他的讲话结束时也没有很多人鼓掌,反而有不少人表示不满。

以上描述出自一直公开撰文批评特朗普的科恩笔下,阅读时可能需要打点折扣,但要明白,特朗普与欧洲的关系已经达到了令美国专栏作家生发感慨的地步。科恩认为,彭斯讲话中多次提到特朗普总统的名字,“这是阿谀奉承”。他还指出,彭斯对欧洲国家提出诸多要求,“表现出傲慢态度”。



▲美国副总统彭斯

日本《选择》月刊去年8月一期曾详细介绍过特朗普批评北约国家的状况,尤其是对德国的猛烈抨击。尽管北约战后一直在美国安保上发挥着重要作用,但有报道认为,特朗普可能对它的必要性抱有怀疑。

2月14日的《纽约时报》电子版报道说,特朗普去年曾多次向周边人士透露,希望退出北约。去年7月的北约峰会前后,他也对政府官员说,怀疑这一军事同盟的必要性,希望退出。但在峰会上,特朗普本人表示“没有退出的必要”。而北约其他成员国似乎对此不大相信。

特朗普招致了越来越多的反感。此前他决定退出防止气候变暖的《巴黎协定》,退出经过法、德、英做出诸多努力才得以达成的伊朗核协议,今年又退出了《中导条约》。

《中导条约》被废除,将导致整个欧洲陷入不稳定状态,欧洲或将不再团结。

被特朗普作为批评对象的默克尔,已于去年11月13日在欧洲议会会议上表示,是时候改变以北约为中心的对美过度依赖了。她强调说“有必要创建真正的欧洲军”。

科恩据此从国际派的默克尔身上解读出了“戴高乐式战略自尊”,这是可以理解的。

驻日美军会撤离吗?

去年12月19日,特朗普总统突然宣布,因对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的清剿行动结束,将撤走驻扎在叙利亚的2000名美军地面部队官兵。对此表示反对的时任国防部长马蒂斯提出了辞呈。

美军难道要抛弃以库尔德人为中心的反政府武装组织“叙利亚民主军”(SDF)?或者如马蒂斯担心的那样,除了SDF,美军还将抛弃一直与它一起行动的盟国?

“伊斯兰国”残余势力在跨叙利亚和伊拉克的地区还有1.5万人。美军突然撤离叙利亚,对于还有不少美军官兵驻留的德国、西班牙等北约国家,以及沙特等中东国家,甚至驻韩、驻日美军,不会产生影响吗?



此前把本国安全依托于美军驻扎以增强遏制力的那些国家,当然会因此受到很大打击。美军从叙利亚消失之后,俄罗斯与伊朗军队的影响力会自然增强。这会对整个中东的军事均势造成巨大影响。

特朗普总统没有同周围的安保政策制定者商量,就做出了从叙利亚撤军的决定。而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去年4月进入白宫后还曾扬言,“只要伊朗军队及极端组织不离开叙利亚,美军就不会撤离”。

可以看到的是,一些修正行动正在进行。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和博尔顿此前分头飞往中东国家,平息盟友的动摇情绪,蓬佩奥甚至还在三个月内到访中东两次。而特朗普也慰问了驻伊拉克美军,这是他入主白宫以来第一次。当初说是一个月之内的撤离时间,被修改为“视情况而定”。白宫发言人桑德斯2月21日表示,“美军从叙利亚撤军后,将于一段时间内,在当地留下由200名美军士兵组成的‘一小批维和部队’”。这是白宫的弥补行为。

共和党难忍特朗普的“独断专行”

特朗普总统不止一次地暗示,在撤走驻叙利亚美军的同时,也会从阿富汗撤军。去年12月20日出版的《华尔街日报》曾报道,负责清剿塔利班反政府武装和训练阿富汗军队的1.4万名美军,或将被缩小规模。

对于历时17年的战争,美国产生了厌战情绪,特朗普总统似乎巧妙地捕捉到了民意。但是,此举也引发了默克尔总理在慕尼黑安全会议上的责问:这将把驻守阿富汗的北约军队置于何地?显然欧洲方面非常不满。

在2月4日参议院的一场表决中,美国共和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提出的反对美国政府从叙利亚和阿富汗“贸然”撤军的议案,以70票支持、26票反对的结果获得通过。在民主党议员占多数的众议院,这项议案如果不经大幅修改,估计很难获得通过,但不能忽视美国政坛出现了一种动向,即特朗普总统所在的共和党也在从议会层面对总统的独断专行加以修正。



▲特朗普

关于跟日本密切相关的驻韩美军,特朗普总统2月3日在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电视节目中明确表示,“没有撤离计划,甚至都没有讨论”。不过他也表示,“2.85万名美军官兵的费用很高,将来也许会撤离”。

应该注意到的是,现在不能断言美军不会撤离。不断呼吁战后一直部署在全球的美军“回归故乡”者,是独立人士帕特里克·布坎南。没有迹象显示,具有同样思维的特朗普总统会改变自己的意见。

总统的权限强大到足以抵挡些许的“修正”,这里面暗含着一些课题。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 0
    • 0
    • 0
    • 0
    • 0
    • 0
    • 0
    • 0
    下一篇: 小微企业普惠性税收减免政策100问来了!今天学习增值税政策
    主编推荐
    热门排行
    网站首页 | 注册协议 | 会员中心 | 联系我们